门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门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南非VS巴西谁是最先褪色的金砖库尔勒

发布时间:2020-10-18 19:23:39 阅读: 来源:门铃厂家

一个是非洲大陆最发达的经济体,一个是拉丁美洲最大的经济体,南非与巴西如今上演着现实版的“难兄难弟”。

南非祖马政府任性地在5天之内换掉两位财政部长,导致南非全国2015年12月16日爆发大规模游行,成千上万的抗议者举着“祖马必须下台”、“向腐败说不”等标语,出现在开普敦、约翰内斯堡、比勒陀利亚等城市。

而此前三天,巴西也出现了类似的抗议活动,39个城市有近10万人走上了街头,要求弹劾总统罗塞夫。

南非和巴西,昔日的金砖光芒已然黯淡,现在的问题似乎是哪国的经济会率先触到谷底。

南非:“走马灯”式换财长挽救不了经济衰退

“南非经济目前的确是在患病,因此我们要动员企业和员工将拯救失业置于比盈利和加薪更为重要的位置。”2015年8月30日南非总统祖马公开表示。

虽然祖马辩称政府的职能是治理国家,企业对维持经济运转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自2010年至今,南非经济增长率放缓到了2%以下,失业率超过25%,其货币兰特兑美元缩水了60%。2015年第二季度南非经济同比缩水1.3%,而数据显示,第三季度的GDP仅小幅增长了0.7%。因此,截止到12月,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和惠誉给南非的信用评级仅为比垃圾级高一级的“BBB-”,穆迪则给出了“Baa2”级,也仅比垃圾级高两级。

对此,祖马在2015年12月初毫不犹豫地裁撤财长恩兰拉·内内,由不太知名的国会议员戴维·范鲁延接替。

这一决定立刻引发国内外非议和金融动荡,不少经济学家质疑范鲁延缺乏应对南非不景气经济的能力。于是祖马发表声明说:“2015年12月9日,我宣布任命戴维·范鲁延先生为新财长……我收到许多请求,希望我重新考虑我的决定。作为一个民主政府,我们强调倾听和回应民众看法的重要性。”

危急时刻,祖马请出了戈尔丹重掌财政大权,他曾是内内的前任,于2009年至2014年任财长。戈尔丹在重新出任财政部长前,担任南非政府联合执政与传统事务部部长。

但是,这并没能平息外界对祖马频繁撤换财长的非议。“批评人士会说,一个财长仅任职两天(就被裁撤)会有损南非的名声。”行业分析师穆罕默德·纳拉对媒体表示,“国际投资商可能会想,为什么总统第一次作出换人决定时不多加考虑呢?”

南非国内一些反对党成员也表达了对祖马的不满。南非民主联盟领导人穆西·马伊马内说:“这是总统祖马的轻率行为,他正在拿南非经济玩俄罗斯轮盘赌。”

巴西:对总统展开弹劾程序

相对于“任性”的祖马,巴西总统罗塞夫的处境更为艰难,她甚至放弃了进行一年一度的圣诞新年致辞。

2015年的巴西圣诞节无疑是历史上最冷清的圣诞节。在首都巴西利亚,街上除了人流比往常多些外,一点节日气氛都没有。甚至往年商店外面缀满彩灯的圣诞树也消失了,据当地一家信用评估机构预测,2015年“圣诞黄金周”零售业销售将下滑5%,这将是连续第二年下降。而万事达公司的调查则显示,38%的巴西人放弃了节前利用信用卡消费的打算。政府的跨年烟火晚会据报道也因财政吃紧而取消了。

巴西央行公布的最新《焦点调查》报告预测以后的形势将更严重,并将2015年GDP衰退率预估从3.5%升至3.62%,2016年GDP 衰退率预估则从2.31%升至2.67%。目前巴西升至7.9%的失业率创下6年来的新高,通胀水平则是13年来首次超过10%,政府预算赤字达到经济总值的9.5%,而财政紧缩使政府部门甚至发不出工资。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巴西政坛也丑闻迭出。

巴西国会下议院议长康哈2015年12月2日接受巴西反对党提议,以违反有关财政责任的法律为由对巴西总统罗塞夫展开弹劾程序的提案。

此前,巴西朝野已进行数月之久的政治较量。虽然罗塞夫一年多前惊险连任,然而巴西原已面临经济陷入衰退、国有石油公司腐败等问题,罗塞夫的民意调查支持率只剩下个位数。

现在巴西所有的政治家都把目光集中在对罗塞夫的弹劾程序上。按照弹劾程序,巴西众议院首先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对弹劾申请进行审核,总统则必须接受10次聆讯,并为自己辩护。如果众议院投票后确认正式启动弹劾程序,则总统必须离职180天,也意味着推动巴西经济复苏的努力又要推后半年以上。

巴西媒体认为如果罗塞夫因弹劾程序被迫暂时离职,2016年下半年的巴西经济可能面临比现在更糟的局面,巴西政府此前宣称的2017年经济复苏将成为奢望。

金砖国家出现分化

显然,南非和巴西一样,都是深陷政治经济困局“双重咒”之中。

“新兴市场正在承受压力……截至上周,巴西、俄罗斯和土耳其都令人担心,南非又加入了这个俱乐部,”工银标准银行在2015年12月14日的报告中称。

南非标准银行交易策略主任Demetrios Efstathiou认为,目前这两个国家的经济都在减速,货币也大幅贬值,部分原因是投资者对新兴经济体的热情减退,加上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影响。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以前曾经有一种趋势,金砖国家未来似乎要主导世界经济。现在看来,这种可能性已经明显下降,更重要的是,金砖国家之间的表现也发生了很明显的分化,因此对世界经济来说,经济增长的前景下一步恐怕取决于各国结构改革推进的程度,这一点对于美国如此,对于欧日如此,对于新兴市场国家似乎也是如此。短期的、非周期的经济政策已经穷尽,即使会有,效果也不会明显。

但是,邓普顿新兴市场团队执行主席麦朴思则较为乐观,他预计新兴市场在美联储加息后将强势反弹。“从以往来看美联储实施紧缩前,新兴市场货币和股市都会大幅波动,且通常是下跌。然而,近期的数据显示资产外流的趋势有可能反转,因为越来越多投资者正回归新兴市场。引发当前市场波动的众多因素是暂时性的,有理由对新兴市场的较长期前景持乐观态度。” 麦朴思说。

希望巴西和南非能够振作起来,如巴西网民马科斯·普雷斯特斯在留言中写道:“不要‘苦涩的圣诞’……恢复我们巴西人应有的快乐。”

关注有惊喜

水利控制阀

膜结构公司

矿用变频提升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