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门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山西投资15亿景区成豆腐渣工程被政府贱卖调整器

发布时间:2020-10-19 01:58:18 阅读: 来源:门铃厂家

一个由政府投资1.5亿元打造的旅游景区从竣工到使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出现大面积下沉,部分建筑已经开裂,一些景点不得不关门停止接待游客,而政府为推卸责任用70年托管的方式以3000万元的价格卖给私人公司,给国有资产造成严重流失。

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是朔州市的产煤大县,有大大小小煤矿几十家,全国最大的露天煤矿就坐落在该区,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文化滞后现象越来越凸显,依靠单一的煤炭经济已严重制约全区的经济发展,为此,平鲁区委,区政府决定利用平鲁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独特的历史文化资源禀赋,大力开发旅游业,实现资源型县区全面转型发展,由单纯“挖煤”向“挖文化”转型。

2007年由平鲁区发改委立项,政府牵头,投资3亿元,启动了北固山、乌龙洞、明海湖三大旅游景区开发工程,其中乌龙洞景区两期工程共投资1.5亿元,2008年动工2012年竣工完成,规划面积9平方公里,建筑占地12.75亩,资金筹集方式是政府投资和民间捐助。河北的一家公司承建乌龙洞风景区山体防护和塑山造型工程,应县建筑安装总公司承建地上建筑部分,工程由平鲁区政协主要领导全面负责监管。

百年工程成豆腐渣工程

在工程建设之初,平鲁区政府提出了要建设百年工程的口号,然而从工程完工到使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整个景区就出现了大面积地基下沉,一些建筑物已经严重开裂和倾斜,前来旅游的旅客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提防。

6月9日记者来到乌龙洞景区进行采访,在景区大门外立着一张警示牌,上面写着(前方危险)四个大字,顺着牌子望去一片塌陷区呈现在记者眼前,山沟砌起的围坝有将近20米长已经陷进,出现一个大大的豁口,用于装饰的栏杆和石板都不见了踪影,景区外面的围墙,墙皮出现大面积脱了,大大小小的裂缝随处可见,进入景区记者看到,大殿,鼓楼,禅房等建筑都出现了裂缝,特别是靠近西面的建筑开裂尤其严重,在禅房的后墙有三条从上到下的裂缝有五六公分宽,整个景区的地面由于地基下沉变得凹凸不平。

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乌龙洞景区的质量问题去年就已经暴露出来,去年秋天下过几场雨后,就发现西面的地基明显下沉,主要原因是设计和施工不合理所致,乌龙洞景区原址是一条大沟,是用土石填起来的,西半部分石块较多地质结构相对稳定,东半部分都是回填土,这样东半部分在施工时要做相应加固处理,还要做排水工程,可是这些工程施工方都没有做,直接在黄土上盖起了房子,遇到雨水多的季节,水排不出去地基不下沉才怪,现在的建筑将来全部是危房。记者问:如果维修难度有多大?知情人讲:如果维修就意味着重新翻修,必须铺设地下排水管道,拆掉房子重新加工地基,没有1000万根本下不来。

政府为逃避责任贱卖国有资产

一个使用不到一年的工程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严重的工程质量问题?当天上午记者见到了乌龙洞工程总负责人平鲁区政协副主席李勇,对乌龙洞景区出现的建筑质量问题,李勇解释说:主要是地质原因造成的,不存在人为因素,记者问:工程规划设计之前,有没有严格科学的论证流程。是否了解当地的自然环境,如最大降雨量、干旱、地质地貌等,根据这些基础资料来设计工程的标准,李勇说:你说的这些我们都没有做。记者问:作为工程总负责人在你监管下出现这么多质量问题难道没有人负责吗?在记者的追问下,李勇坦诚,我原来是一名教师,是文人,对建筑没经验一点也不懂,全凭热情,这个项目我现在已经不管了,政府以3000万托管给了当地的一家企业,使用权70年,说完后表情如释重负。

记者非常理解李主席当时的心情,这个沉重的包袱终于甩了出去,这个包袱说不定哪天会引爆,现在推之大吉,全身而退,难免心中窃喜。那么平鲁区政府有权托管国有资产吗?1.5亿的国有资产70年换3000万是否涉嫌国有资产流失?

根据《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管理暂行办法》的相关规定;国有产权转让必须采取拍卖、招投标、协议转让以及国家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方式进行,还要确保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按照我国现行的法律规定,目前最高的产权期限也就是70年,也就是说平鲁区政府变相把乌龙洞旅游区买了,1.5亿变成了3000万。

对于平鲁区政府的这一做法,一些曾经捐款的爱心人士也表达了不同看法,一位煤矿矿长告诉记者,平鲁区政府为发展旅游事业要求当地企业捐款,他本人业捐了几十万,发展家乡旅游,支持公益事业无可厚非,但是看到自己的爱心款建起的却是豆腐渣工程感到很痛心,而平鲁区政府把景区低价托管给个人无异于把爱心打折出售。 是否有权钱交易受质疑 一位熟知该工程的知情人告诉记者:名义上平鲁区政府实行的招投标,实际上只是走了个形式,(这一说法也得到李勇的证实),整个工程在评估,设计,施工,财务结算,监理等环节都是政府把关,开发商由政府内定。也就是说整个豆腐渣工程都是在政府官员眼皮底下建起来的,施工方和监管方坑瀣一气,工程成了唐僧肉,能省则省,能贪则贪,出现了质量问题,县里不是追究施工方的责任采取补救措施,而是转让给企业,又把麻烦踢给了企业, 以此逃避责任,掩盖事实真相,当然企业不会白白接手这个烫手的山芋,低价收购,这样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豆腐渣工程的背后都存在贪腐问题,因为工程项目是权力变现的重要渠道。现今许多工程出事故,背后往往会牵出贪腐案,这几乎已成一条铁律。一个工程,从总承包方,到二级三级承包,再到各子项目的分包,每过一道手,建设资金就可能被扒一层皮。最终,真正用于工程的,可能变成了零头。而无论介绍项目配源或提供工程材料,每一道环节,都有可能成为寻租的契机。 一个自称百年的工程不到一年的时间变成危房,责任由谁来负,这其中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内幕,记者曾实名向朔州市纪检委举报此事截止发稿没有任何答复,本报将进一步追踪报道。

铝合金油罐车

环保空调

聚氨酯冷库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