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门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来世不做小钻风-【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30:42 阅读: 来源:门铃厂家

狮驼岭狮驼洞外四百米。

今天对我来说非比寻常,我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如愿以偿地和自己的偶像孙悟空站在了一起,一同面对整个山岭最邪恶的势力。为了纪念这一了不起的时刻,我把自己化成了俊美的人形,身穿师傅赠我青衣道袍,手持星光剑,意气风发地和偶像站在一起斩妖除魔替天行道。我打扮成这副模样,不为别的,就是为了不给偶像孙悟空丢脸。

我看了一眼手持金箍棒的孙悟空,还是那样威风凛凛,潇洒自如,一副完全不把面前的敌人放在眼里的样子。

"猴哥,咱们什么时候攻进去?"我有些等不及了,毕竟为了这一天,我实在付出得太多了。

孙悟空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不着急,小钻风。等我把这群妖怪都放出来,咱们一块收拾,在这之前你先把他们都给引出来。"

我转念一想,这个事儿也对,心里赞服孙悟空的机智。咱们这种正面敲山门的做法,最好能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别给自己留尾巴,跑走几个祸患无穷。

于是我重新化为妖形,既然做妖怪里的狗腿子,那就应该有这个样子。我弓起了胸,驼起了背,脱掉道袍换上妖怪的标配兽皮服装,一身脏乱差。

我走上前去,变出了一个响锣,然后使劲敲,锣音响彻整个狮驼岭。

紧接着,我又大喊道:"大王,大王不好了,有一只猴脸雷公嘴的泼猴打上来……"

没过多久,狮驼洞里涌出来一批又一批手拿弯刀的小妖怪,一幅幅都是凶神恶煞的黑社会模样。

相传,在五百年前,东胜神州有一神石,吸天地灵气日月精华,最终幻化为石猴,后来因机缘巧合拜师学艺,习得一身本领回花果山称王,连神仙都给他面子。后来因不服天道体制,斗东海,闹地府,拆天宫,战神佛,闹得天地鸡犬不宁。

在我小的时候,犀牛老叔经常给我讲这个故事哄我睡觉,而听完故事的我总是异常亢奋,根本睡不着。万事万物都有着它自己的圈子,我们妖怪也一样。在我们妖怪的圈子里,孙悟空简直就是神明一般的存在,不单单是本领,说实话法力高强的妖怪太多了,但都是一些花小钱的流氓。像孙悟空这种有着独特人格魅力的妖怪,古往今来真就这么一个。

不信你就自己看他的人生,年少叛逆不服从体制管教,然后手持金箍棒打遍天下伪善者,最后被教化与唐僧走上取经的自我救赎之路。而且中间有插曲,坊间还流传着他和众多漂亮女妖怪、清纯小仙女的风流韵事。在每个年轻男妖怪的心中,孙悟空的人生,简直就是英雄人物故事脚本的最佳典范。

他是我们每个妖怪心中的精神领袖。

当年,他那响彻天地的两句话,让无数妖怪心甘情愿鞍前马后,影响深远流传至今。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

据说,后世但凡为孙悟空著书立说的人,几乎都成了畅销书作家。

可是,当我长大之后,跟老叔聊起孙悟空的时候,老叔总会跟我说,"孩子,在这复杂的世界里,孙悟空只会出现一个。"

我嘴上答应,心里却不相信。

于是,我暗暗发誓。没错,我叫阿混,是个犀牛精,我也要成为像孙悟空那样的妖怪。

我的父母也是犀牛精,有着千年修为。五百年前,因为孙悟空的那一句话,便将自己的热血洒在了天宫。当时我还是个小妖精,老叔见我孤苦伶仃,可怜得很。而他也正好膝下无子,便索性把我带到狮驼岭寄养在家中。

狮驼岭是个山高皇帝远的小地方,虽然位置偏僻,可岭内却异常崎岖像迷宫一样,外地人来大部分都会迷路,就算是有飞天法术,下面被黑压压的一片原始森林包裹,也是什么都看不见。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几个修为刚刚过百年的妖精看准了这片地盘花了三年考察地形,最后招了一群狗腿子倒在这里占山为王了。一个脱离了管制的地方,突然来了一群流氓妖精,于是他们就理所应当成了这里的治安。

但他们总体来说还行,除了平时在岭内搞搞选美大会,选几个清纯的小处女做小妾,倒也不偷不抢,日子也算太平。

老叔看见原本世外桃源的狮驼岭,变成这般模样,有些心灰意冷。老叔一把年纪,却是个有梦想的人,于是在我成年之后,他就背着行李离开了狮驼岭,说是下山创业,他让我别惹事,等他挣了大钱,就带我走。

老叔给我留了点钱,让我看着花,他让我去狮驼洞去打工,不管怎么说让我先养活自己。我送走了老叔,心里也很纠结,毕竟我是要成为像孙悟空那样的人,怎么能向那帮猥琐的势力低头,这有悖我高尚的人格。但过了三个月后,老叔的钱花没了,为了不饿肚子,我决定稍微出卖一下自己的灵魂,入洞打工,这算是暂时打入敌人内部。我知道,早晚有一天我会瓦解它,成为英雄。

为了不让狮驼洞的洞主看扁,我特意打扮了一下,腰间还挎着刀,起码要谋个小头头的职位。我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奔着洞口的路走,走到半山腰突然听到,旁边的草丛里突然传出阵阵求救的声音。

"小妞,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哈哈哈。"一个刺耳的猥琐男性声音传了出来。

我悄悄走过去,扒开草丛一看,才发现那个被摁在地上的女孩,正是小花。

小花是个小狐狸,一家十几口都住在狮驼岭,就在我家隔壁。我俩从小一块长大,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小花从小就十分聪慧,成年之后便能幻化为人形。这一变不要紧,女妖精变好看之后,引起了妖二代的注意。起初,狮驼洞里的妖二代认为小花与其他爱慕虚荣的女妖精没什么分别,于是便开始走套路,送花又送房,甚至把狮驼洞一环附近卖价最好的房子都要送给她了,但小花依旧无动于衷。

然而这样的小花,不但没惹恼妖二代,反倒让妖二代追求得更加热烈。

小花打心眼里瞧不起这种爱走套路的妖二代,她心目中的另一半,一定得像孙悟空那样脚踩七彩祥云的英雄,这是小花当初跟我说的。可成为孙悟空也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梦想,暗自窃喜的我当时觉得小花的话一定是暗示我要更加努力。但在我成为孙悟空之前,小花是我的,谁也不能把她从我的身边抢走。

你调戏别人我不管,但调戏小花就不行。

就在今天,妖二代应该是恼羞成怒,准备逼小花就范。我从衣服上撕块破布蒙脸上,然后抽出刀蹦到草丛里,大喊一声,"孙子,你他妈给我住手,还霸王硬上弓了。"

妖二代刚准备脱下裤子,刀就被架到脖子上,一下就蒙了,也软了。毕竟和下身那些事儿相比,还是命重要。

"好好……好汉,您是混哪路的?我爹是狮驼洞洞主,这女人给你,我兜里也有点银子,你放我一马。"妖二代感觉要被吓尿了。

我给他留了一条裤衩,然后正准备放他走,小花却冲上来,把我的刀给抢了,然后朝着妖二代的脖子就砍了过去。鲜血四溅,我当时有点晕,吓得坐在了地上。

"阿混,我知道是你,咱俩可从小玩到大的。"小花望着我,露出狡猾的笑容。

正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我没想要了这小子的性命,但小花出手太快,我根本就没时间反应。

"花儿,你弄死他干嘛,他爹可是洞主,这以后咱们还怎么混,你做事怎么不计后果?"我一脸窘迫状。

小花咬着牙,狠狠道,"这还怪我了,我都烦死这个王八蛋了。"----她又转过来继续问我,"怎么?怕事了啊,你这样还怎么做孙悟空啊。"

我被小花这句话给弄得哑口无言,有些羞愧。

我望着她的眼睛说,"小花,晚上咱们先跑出狮驼岭吧,你家人其实暂时不用担心,他们一时半会还查不出凶手是谁,等风声过了,咱们再陆续把你的家人接走。"

小花点点头,赞许我的做法,我们各自回家换了一身衣服,带些粮食,趁着夜黑风高便踏上了逃亡之路。

大概走了五天,我们躲过了几波儿巡山妖精的搜捕,终于要走出狮驼岭了。

我回头望了望生活了十几年的故乡,此时却异常轻松。我看了一眼身边的小花,其实我心里是特别高兴的,一想到岭外再无外人打扰的二人世界小生活,我就十分激动。

"再见了。"我朝着狮驼岭吐了口痰。

小花笑不出来,因为她的家人还在山上,但现在为了保命,不得不先离开。

"去哪啊?朋友们。"不远处传出来一个声音。

周围渐渐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火光,一群妖怪把我们团团包围,我拉着小花冰凉的手,心也跟着凉半截。心想这下算是彻底完蛋了。

话说狮驼洞洞主有十几个小老婆,一个比一个漂亮,岁数一个比一个小,据说最小的一个比小花还小一岁。这么大岁数的人,口味之重真不是我们这些年轻人能够想象的。洞主有过两个儿子,一个死在小花手里,一个死在他自己手里。当然了,死在他自己手里的并不是他亲生的儿子,是他小妾跟自己手下生的,毕竟后宫人数太多,岁数大了体力不支,做不到雨露均沾也很正常。

我和小花弄死了他唯一的儿子,这让洞主抓狂了好几天,他把小花和我关在狮驼洞的死囚监狱里,又把小花一大家子十几口也抓了进来,准备三天后在洞口正门一同处斩,一解他丧子之恨。小花听到了消息,整天没什么话,只是抬头看天,此时悔恨自己的冲动再也来不及,眼泪都流不出来。

而我这时也有些想老叔了,不知道他在做什么,那几天我彻夜无眠。

到了临刑前的前一晚,我流泪了,这哭算是恨自己没用,如果我有孙悟空的本事,不但可以带小花远走高飞,更可以救她的家人。可现实总是冰冷残酷,因为它总是你所期待的反面。

到了第二天,烈日当头,法场在狮驼岭的洞口之外的广场上,由洞主亲自主持,一群人过来看热闹。我和小花全身被反绑跪在法场中央,刽子手上的刀晃得我的眼睛看不清周围的景物。我没期待别人来救我,只是觉得这样无能的自己特别可笑,想让这帮妖怪快点动手,好快点了结我这可笑的一生。

洞主恶狠狠地对刽子手吼了一声,"动刑吧,兔崽子,杀了我的儿子,这么死都便宜你了。"

刽子手弹掉了落在我脖子上的小虫子,然后手起刀落砍了下去。

"啊。"

鲜血溅到四周,看热闹的人都闭上了双眼。

当我睁开眼,发现上面的刀刚好悬在我的脖子上几厘米,我发现自己并没有死,而刚才的鲜血也不是我流的 ,而是一个传令兵吐的。

传令兵一边吐血一边跑到洞主跟前,焦急万分,似乎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洞主看见他的样子有些疑惑,便问道,"你别着急,有什么事儿慢慢说。"

"大大大…王,岭外攻进来一批‘正一门’的人,这帮臭道士杀了我镇守狮驼岭的大部分兵力,正从四面八方向狮驼岭围攻上来了。"传令兵话一说完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这帮臭道士,整日以名门正派自居,平日我们的香火钱可没少拿,他妈的收了我们妖怪的红包,还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小的们走,抄起家伙跟他们干。还有,这些犯人先押回死囚室,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儿再行刑。"

洞主红着眼睛带着一帮小弟顺着广场冲下山去,与那帮道士拼命了。我和小花等人再次被带到了死囚室,算是十分幸运地捡回了一条命。

这段时间,我们的脑子几乎就是蒙的,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被关在这里一无所知,直到一个星期之后的一个早上,一名"正一教"的胖道士出现在我眼前,我才明白自己得救了。

"我们的掌门想要见你,跟我走吧。" 胖道士跟我说。

原来,在我和小花被关在大牢里的时间里,狮驼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场正魔大战中,老洞主与一帮小弟以完败告终,从那以后"正一门"正式入驻狮驼岭,成为新的治安机构。

其实当时我就觉得这帮道士可能脑子有坑,没什么事儿上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建立门派。后来我才知道这其实是无奈之举,原本"正一门"是赫赫有名的山下大派,皇帝宠着,百姓香火供着,生活好不快活。但正所谓温饱思淫欲,门下有一些二线弟子打着"一夜神功送子"的旗号肆意糟蹋良家女子,后来事情败露,消息被"正一门"的敌对门派捅到了皇帝的耳朵里,皇帝九五之尊不喜欢插手江湖事。但这件事毕竟影响太坏,得给百姓一个说法,于是下令遣散"正一门".

正一门的天师在废了那些弟子的武功之后,入定圆寂。天师师弟临危出任掌门,为了化解危机,于是剿灭了妖精,选了险峻的狮驼岭作为新的落脚点。

"你叫什么名字?"掌门问我。

"我叫阿混。"看见他手里拿的斩妖剑,我心里有点发虚。

我当时有点想哭,没想到逃过了洞主,却躲不过道士。

但掌门走到我面前,并没有拔剑,而是把我扶起,"阿混,我们都听说了,你曾面对前任妖魔誓死不屈,又与洞主的儿子血战三百回合,最终杀死了作恶多端的他。你是我们狮驼岭有榜样色彩的妖怪啊。"

当时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什么?血战三百回合?这都是在哪听到的故事版本,再说这人根本也不是我杀的。"但这话我没说出来,只是心里犯嘀咕,心里猜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圈套。

胖道士走上来跟我说,"我们都听山上的妖怪说了,反正是你杀了洞主的儿子。"

我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前一阵我还是阶下囚,可现在道士上山我摇身一变却成了狮驼岭赫赫有名的战斗英雄了。其实也是"正一门"的人为了平息妖众情绪,于是二话不说把我树立成妖怪好典型加以宣传,大多数妖众也都是见风使舵,看见上面吹什么风,下面自然就帮腔。于是洞主儿子死了的事情被越传越凶,以致以讹传讹到现在,以为人是我杀的。

"你要加入我们‘正一门’么?"掌门顺了顺自己的白胡子。

说实话,经历过这件事我清醒地认识到,学再多的文化其实都比不过拥有高强的法术有用。人家名门正派愿意收我一个妖怪为徒,我能有此机缘也算是天道好轮回,开始到我转运了。这样的机会自然不能错过,我觉得自己离孙悟空又近了一步。

"前辈,我早已听闻你们的大名,若能拜入门下也是本小妖三生有幸。"我虽然从未听过‘正一门’但有些马屁还是要拍的。

掌门笑了笑,摸摸我的脑袋,"那好从现在开始他就是你的师父,去吧。"说完就指了指站在我身边的胖道士。

我愣了愣,看了一眼身旁的胖道士,连忙给磕了三个头,又给递了一盏茶。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胖道士喝过茶,"好好,跟我走吧。"

就这样,我本来一个妖怪,却入了‘正一门’做起了道士。

这段日子倒也过得太平,原来整个狮驼岭就我一个妖怪入了‘正一门’。我刚一回家就不得了,莫名其妙多出了一堆七大姑八大姨,又送鸡蛋又送肉的,我连忙回绝说自己现在练道法修身养性尽量不吃荤的。他们非但不生气,还连忙应和,说我现在当了道士不一样了,从里到外都高端了起来。

我走在大街上,一些同龄的年轻男妖怪见到我都不怎么待见,连忙让他们的女朋友回家待着,不让她们接触我,生怕我把他们女朋友给抢跑了。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我竟变成了整个狮驼岭的权贵阶级,他们背后都管我叫"道二代。"

纵然我的身份转换,但我还是不会像以前那个妖二代那样没事抢别人的女朋友,然后自己搞个美女选秀什么的。毕竟经历过生死离别痛苦的人,将心比心也能理解别人的痛苦,我也理应对这个世界更加温柔。更何况,我只喜欢小花一个人。

入道的这些日子,胖师傅首先教我幻化成了人形,这是方便以后在外面行走。又让我背诵《道德经》的全文,然后又教给了我御剑术与遁地之法。我学得非常努力,进展也很快,没多久我就完全掌握了,但我还是想学一些炫酷的攻击流剑法。但从那好一段时间,师傅都没有教我。

有一日,我问胖师傅,"为何您只教我御剑与遁形之法?"

正在劈柴的胖师傅扔掉斧子,没回答我,反问道,"那我问你,学法术是为了什么?"

我一愣,连忙应道,"为了更强,成为第一,像孙悟空那样。"

师傅笑了一下,"孙悟空?最强?他不也被如来佛祖压到在五指山下么。"

我茫然。

师傅走过来拍拍我的背又说:"记住,巧者劳智者忧,无忧者无所求,疏食而遨游恰似不系之泛舟。人活世上,哪有最强,真正的最强便是为师教你的,打不过就跑,这才是王道。"他又拿出那本《道德经》说道,"大智慧都在这里,凡事多动脑少动手。"

我当时并未真正理解,胖师傅的话其实多么有道理。当时私以为他们忌惮我是妖怪才不教给我攻击流的法术。但也无妨,起码日子过得舒坦也挺好,反正机会有的是。

在我日日诵读道德经的这段日子,小花有时就会来给我送饭,她怕我吃不惯道士的斋饭,所以给我开些小灶。我在不远处的小竹林里买了一个小房子,那里隐蔽不容易被察觉,我化作人形又练了道教法术,小花对我的爱似乎比以前又增了好几倍。我们很快同居之后,我每天没事就在那里读经练功,小花除了做饭之外,就是坐在台阶上瞪着大眼睛看着我。

其实有那么一瞬间,我发现这样世外桃源的生活是我一直想要的,即便不成为孙悟空也无所谓了,在我的生命里有小花就已经很满足了。

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这样的时光持续了大概三个月,那天我正在和小花做陶瓷器交流感情,一名"正一门"的弟子通知我尽快回去,据说掌门有事通知。

我洗了洗手,换好道袍拿好宝剑,然后摸了摸小花的头。

"花儿,没事儿,我一会儿就回来。"

却说"正一门"来到狮驼岭之后,经济状况自然不同往日在山下那样,这里穷山恶水,妖精们自己都勉强填饱肚子,香火钱少得可怜。但掌门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知道不能从妖怪嘴里抢吃的,把人家逼急了再找你火并,得不偿失,毕竟现在的"正一门"在也禁不起折腾了。

这次掌门叫我们来没别的事情,他让大伙暂时下山挣钱,一是减轻些开销,二是为了寻些谋钱的路子,好解决道观里的金融危机。这不单单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每一个人。掌门告诉我们,一个师傅带一个徒弟,尽量别成群结队走,毕竟"正一门"现在的名声并不好,要是惊动了官府的人可就糟了。

胖师傅最得意的弟子就是我,他收拾了一下行囊,看起来很轻松,便带我下山了,因为时间紧迫,我也没来得及跟小花告别说清缘由,便跟着走了。

下山之后,胖师傅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做起胸口碎大石和捉妖的看家行当,而是专门给当官的算命、看老宅风水,时不时给达官贵人做一场超度法事什么的。这些凡人没见过世面,师傅只要使出御剑术在天上飞两下,这帮人就傻眼了,以为见到了活神仙,生意也越来越好。

不过胖师傅却不在一个地方停留过长时间,我不明白为什么,便问,"师傅,这地方有钱赚,为什么不多呆一会啊,前一阵那个县令还说要把你介绍给知府呢!"

胖师傅说:"这帮当官的正是人道中的险恶之徒,你混在其中没什么好下场。给人算命的真谛,就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要不容易招天谴的。"

我连忙点头,突然发现师傅思考问题竟然如此深刻。

但说实话,这一路我们吃香喝辣,也的确相安无事。而我在离开狮驼岭的第一个月就有点想念小花了,于是坐在客栈的窗前看月亮。师傅的腰包越来越鼓,他数钱之余看出了我的心思,便走过来。

"孩子,你心中有执念,很危险啊,今天晚上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被师傅这一句话弄蒙了,便跟着师傅出了客栈来到了男人的天堂------怡红楼。

我当时有点无语,"师傅,咱们修道之人怎么能去妓院啊。"

师傅敲了一下我的脑袋说,"我这是为了破除你的执念,你心中有那个小姑娘,这是色,色字头上一把刀啊,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我怕你日后受情所累啊。这世间,无论人还是妖,终究还是逃不过这个。"

我望着一本正经的师傅都要气乐了,"我的天,逛妓院就不是色了?"

"你懂什么,为师这是酒肉穿肠过,道法心中留。人只有破了执念才能安保其身,我这都是为你好,你不去便算了,反正今天晚上我要打十个。"

一阵风吹过,师傅把我一个人留在楼下,自己上楼了。我心里想着师傅这一宿可能会很累,于是便自己一个人出去溜达,四处乱逛。一晃到了早上,我去吃早点,刚吃完一个肉包子,就听到了周围人在旁边议论。

"喂,听说了么,唐僧师徒取经四人组快走到咱们国家了。"

"据说吃了唐僧肉,能长生不老啊。"

"得了吧,咱们又不是妖怪。"

"哈哈哈,开玩笑,开玩笑。"

我竖着耳朵,心中某种熄灭的火苗再次燃起,不知多少年了,我做梦都想和他们一起踏上斩妖除魔的道路。

中午我回到客栈,发现师傅正在收拾行李准备换地方,却发现我和师傅的斩妖剑正在不断颤抖,那是掌门给弟子发来的归山讯号,只要斩妖剑抖动不止,便是归岭之时。

"师傅,咱们该回去了,掌门给我们发来了讯息。"

"我知道,可我不打算回去了。"

我不明白师傅贵为"正一门"的长老,以前大风大浪都与门派一同度过了,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离开。

"你也听说了吧,全城都在传,唐僧他们四个人往咱们这边走。"

"是啊,这有什么关系啊。"我问。

胖师傅抬头望望天,没说话,他不停地摇着头,表情痛苦。

"算了,我知道你要回去找那个姑娘,那就此别过吧。"

师傅就这么走了,虽然我不赞同他的做法,但他毕竟是我的师傅,这辈子除了老叔,就他对我最好,教我法术还给我钱花。我朝着他远走的背影磕了三个响头,毕竟此生再相见太难,这份恩情我无以为报。

胖师傅手里拿着一葫芦酒,没有回头,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只是背着身子摇摇手,一边大笑,一边留给我两句诗:

"坐卧长携一壶酒,不教双眼识皇都。乾坤许大无名姓,疏散人间一丈夫。"

我望着师傅的背影,双眼模糊,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从未看透过他。

告别了师傅,我拿着银子买了一辆上好的马车,洋洋洒洒地按原路返回,一年未见到我的小花,心中十分想念。

等回到狮驼岭,只见前方黑压压的一片浓云,妖气冲天。我见情况不对便往山里冲,一路上见到的都是我"正一门"师兄弟的尸体。

等回到狮驼洞的洞口,我才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被某种强大的力量吸纳着,御剑术与遁地之法都不能发动,很快我的双脚无法着地,就被吸进了一个冷热交替的阴阳之地。我抵御不住这寒热怪力,从道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这样的怪现象。没一会儿,我便晕倒了。

却说这狮驼岭狮驼洞,在我与师傅下山之后的一年后,从岭外面突然来了三个妖怪,分别是:老大青狮、老二白象、老三大鹏。他们可和以往的妖怪不同,不但法力高强,那老大张开大口可吞十万天兵,而且老三大鹏手握仙家法宝阴阳瓶,就是把我吸进去的那个东西,多亏他们把我抓出来问话,要不然我早化为脓水了。

"正一派"的掌门曾率守岭弟子攻击来犯的三个妖孽,可惜人家手中有宝物,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老二白象又足智多谋,料想"正一派"的人并没有全都回来,于是设下圈套以门下弟子性命相要挟,逼老掌门发暗号召回狮驼岭之外的弟子,准备一网打尽。

如今,除了剩下我一个和提前跑了的胖师傅,其他人都死了。那妖怪见我也是妖兽之身便没有杀我,留了我一命,把我全身反绑,压到了狮驼洞里,旁边燃烧着的是刚刚被灭门的"正一门"道观。

我瞪圆眼睛看着前面三个妖怪,怒火中烧,"妖孽,你杀了我吧。"

这三个妖怪正在和另一个客人吃饭,看起来心情不错,见我辱骂也并没有动怒,"你自己就是个妖精,还说我们。你若是投降,我给你安排个好职位,毕竟你身怀道家法术,我狮子王是最爱惜人才的。"

一听他要招安,我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滚,去你妈的,有本事弄死我吧。"

狮子王这次生气了,拿起阴阳瓶,"小兔崽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这就收了你。"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被邀请的客人站了起来,抬起手说道,"大王手下留情,你把这小子的脸抬起来,让我看看。"

狮子王消了气,让手下撩起我凌乱的头发露出脸,我定睛去看那位客人,不禁泪如雨下。

"老老老……叔。"

"阿…混。"老叔看见我,也哭了。

没想到,他们邀请的那位贵客正是我下山创业的犀牛老叔。人生如此荒诞,我根本就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并以这种方式和多年未见的老叔相见。

老叔下山之后,他和几个合伙人先给人盖房子,在大致了解到这个行业的一些情况之后,又以自己修炼多年的宝贵妖怪内丹作为抵押,向钱庄借了大笔银子。有了钱,之后便开始圈地皮然后炒地皮,待挣了第一桶金之后,老叔便又开始涉足了各个行业,反正什么能赚钱就干什么。没过多久,老叔已经成为一个资本丰厚的成熟商人了。

当时这三个妖怪打下狮驼岭之后,老二白象有脑子,意识到得找有钱的金主,谈合作拿项目,不能只用武力解决问题。毕竟你抢了有钱人的银子,花没了,你还是穷人。老二白象翻了翻狮驼岭花名册,发现在山下商界叱咤风云的老叔原来是狮驼岭出身,于是凭借着这层关系,搭上了老叔这条线,准备利用狮驼岭的自然资源一起发财。

其实老叔之所以和他们合作也不是因为怕他们,更不是差挣这笔钱,主要是因为这三个人手里的法宝和功力,毕竟行走江湖身边多一个能人异士的朋友,总会有好处。

就像今天,如果没有我老叔,我可能早就见阎王了。

我不明白师傅贵为"正一门"的长老,以前大风大浪都与门派一同度过了,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离开。

"你也听说了吧,全城都在传,唐僧他们四个人往咱们这边走。"

"是啊,这有什么关系啊。"我问。

胖师傅抬头望望天,没说话,他不停地摇着头,表情痛苦。

"算了,我知道你要回去找那个姑娘,那就此别过吧。"

师傅就这么走了,虽然我不赞同他的做法,但他毕竟是我的师傅,这辈子除了老叔,就他对我最好,教我法术还给我钱花。我朝着他远走的背影磕了三个响头,毕竟此生再相见太难,这份恩情我无以为报。

胖师傅手里拿着一葫芦酒,没有回头,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只是背着身子摇摇手,一边大笑,一边留给我两句诗:

"坐卧长携一壶酒,不教双眼识皇都。乾坤许大无名姓,疏散人间一丈夫。"

我望着师傅的背影,双眼模糊,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从未看透过他。

告别了师傅,我拿着银子买了一辆上好的马车,洋洋洒洒地按原路返回,一年未见到我的小花,心中十分想念。

等回到狮驼岭,只见前方黑压压的一片浓云,妖气冲天。我见情况不对便往山里冲,一路上见到的都是我"正一门"师兄弟的尸体。

等回到狮驼洞的洞口,我才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被某种强大的力量吸纳着,御剑术与遁地之法都不能发动,很快我的双脚无法着地,就被吸进了一个冷热交替的阴阳之地。我抵御不住这寒热怪力,从道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这样的怪现象。没一会儿,我便晕倒了。

却说这狮驼岭狮驼洞,在我与师傅下山之后的一年后,从岭外面突然来了三个妖怪,分别是:老大青狮、老二白象、老三大鹏。他们可和以往的妖怪不同,不但法力高强,那老大张开大口可吞十万天兵,而且老三大鹏手握仙家法宝阴阳瓶,就是把我吸进去的那个东西,多亏他们把我抓出来问话,要不然我早化为脓水了。

"正一派"的掌门曾率守岭弟子攻击来犯的三个妖孽,可惜人家手中有宝物,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老二白象又足智多谋,料想"正一派"的人并没有全都回来,于是设下圈套以门下弟子性命相要挟,逼老掌门发暗号召回狮驼岭之外的弟子,准备一网打尽。

如今,除了剩下我一个和提前跑了的胖师傅,其他人都死了。那妖怪见我也是妖兽之身便没有杀我,留了我一命,把我全身反绑,压到了狮驼洞里,旁边燃烧着的是刚刚被灭门的"正一门"道观。

我瞪圆眼睛看着前面三个妖怪,怒火中烧,"妖孽,你杀了我吧。"

这三个妖怪正在和另一个客人吃饭,看起来心情不错,见我辱骂也并没有动怒,"你自己就是个妖精,还说我们。你若是投降,我给你安排个好职位,毕竟你身怀道家法术,我狮子王是最爱惜人才的。"

一听他要招安,我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滚,去你妈的,有本事弄死我吧。"

狮子王这次生气了,拿起阴阳瓶,"小兔崽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这就收了你。"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被邀请的客人站了起来,抬起手说道,"大王手下留情,你把这小子的脸抬起来,让我看看。"

狮子王消了气,让手下撩起我凌乱的头发露出脸,我定睛去看那位客人,不禁泪如雨下。

"老老老……叔。"

"阿…混。"老叔看见我,也哭了。

没想到,他们邀请的那位贵客正是我下山创业的犀牛老叔。人生如此荒诞,我根本就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并以这种方式和多年未见的老叔相见。

老叔下山之后,他和几个合伙人先给人盖房子,在大致了解到这个行业的一些情况之后,又以自己修炼多年的宝贵妖怪内丹作为抵押,向钱庄借了大笔银子。有了钱,之后便开始圈地皮然后炒地皮,待挣了第一桶金之后,老叔便又开始涉足了各个行业,反正什么能赚钱就干什么。没过多久,老叔已经成为一个资本丰厚的成熟商人了。

当时这三个妖怪打下狮驼岭之后,老二白象有脑子,意识到得找有钱的金主,谈合作拿项目,不能只用武力解决问题。毕竟你抢了有钱人的银子,花没了,你还是穷人。老二白象翻了翻狮驼岭花名册,发现在山下商界叱咤风云的老叔原来是狮驼岭出身,于是凭借着这层关系,搭上了老叔这条线,准备利用狮驼岭的自然资源一起发财。

其实老叔之所以和他们合作也不是因为怕他们,更不是差挣这笔钱,主要是因为这三个人手里的法宝和功力,毕竟行走江湖身边多一个能人异士的朋友,总会有好处。

就像今天,如果没有我老叔,我可能早就见阎王了。

因为老叔的关系,这三个妖怪看在银子的面子上,饶了我一命。深夜时分,酒局已经散去。老叔把我拉回老房子里,点起一根蜡,然后找我叙旧,一方面主要是听我说近些年的情况,大致了解一些事情。老叔看我不但化成了人形还学会了道教的法术,他没想到我会走上练道修仙的大道,颇为我感到骄傲自豪。

他这次回来,一方面是为了生意,一方面是为了接我帮我找个差事做。他一见我有此机缘,又见我现在性格执拗,也就没有把我拉入商界,于是准备花钱送我去高人那里学习。

"孩子,你原来身处的‘正一教’说到底还是误在俗事里太久,才遭此灭门灾祸。我送你去一个地方,你在那里修习的将是通天晓地的人间大道,你若有仙根或许真能成仙也说不定。"老叔一脸兴奋地对我说。

自从上一次和狮子王打了一次,我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力量不足,别提成为孙悟空了,可能现在就连保护小花都不够。我答应老叔二次拜师,出门学艺,我必须变得更强。

临走前,我去匆匆告别了小花,并让她万分小心,千万别出现在那些妖怪的视线里,否则这帮人霸王硬上弓肯定耍流氓。小花抹着泪,我嘱托老叔帮我照顾好小花,别让她受欺负。

告别了这两个亲人,我带着老叔的书信便上路了,一路上我望着头顶的月亮,今夜别样圆。

经过一路颠簸劳顿,陆路加水路走了大概一个星期,总算按照地址找到了传说中的蓬莱仙岛。穿过仙雾,我使出御剑之法,很快就来到了大仙居住的蓬莱轩。

还未等我走上石阶敲门,天上的鸟儿聚集组成了一个大大的"进"子,然后门自动就打开了。

我当时瞬间就服帖了仙人的神机妙算,赞服他大神通之余,连忙走进去。

前方正面坐着一个老道,我毕恭毕敬地递上书信,没敢继续说话。他看了我老叔写的书信,面目竟有了一丝动容。

"没想到你是他们的孩子,这也算是缘分吧。"老道叹叹气。

我一惊,"怎么?您认识我的父母。"

老道又说,"如果加上你,我这辈子就只收过四个徒弟,你父母都是我的弟子。"

我又问,"那另一个是谁?"

老道微笑着对我说,透过视线,仿佛在看一件自己满意的作品,"孙悟空。"

一听到这三个字,我竖起了腰板,谈吐变得也不是很清晰,"您您……就是传说的菩提祖师。"

"没错,正是贫道。"

欢呼雀跃之余,我不禁为老叔的给力点赞,我觉得这一次我是真的要脱胎换骨了。

因为我有道家功法的好底子,对《道德经》的参悟也比较透,在经历了大周天与小周天之后,内丹越练越浑熟,一晃三年过去,师傅告诉我他已经没有本领可教了,剩下的要靠我自己在蓬莱岛修炼,等待天劫的试炼,毕竟离位列仙班还是有很大一段距离。

我沉默了许久,终于对师傅说,"我要回到狮驼岭,铲除那帮恶势力,净化我的故乡。"

我说完这句话,师傅没什么动静,只是冷漠的望着我,然后叹气。

"唉,徒儿,你有仙家之机缘,人如果错过了好运,放弃上天对你的恩赐,剩下的可都是厄运了。当年你父母,就是不听我……算了,随你去吧,好自为之。"

我换上了师傅赠我的道袍,拿着星光剑。我给菩提师傅磕了三个响头,又离开了,放弃了成仙机会。

师傅望着我的背影,皱着眉甩甩衣袖,扔下一句话,"真是人道渺渺,天道茫茫,这次我是真的服了。"

我觉得上了岁数的人,总爱信命,信命定论。可我那时年轻,血气方刚偏偏不信命,就像胖师傅当时说我回狮驼岭之后凶多吉少,但我还是没什么事儿。反倒遇到老叔,因祸得福拜高人习得一身孙悟空的本领。

而且,对我们这代妖怪来说,但凡知道孙悟空事迹的都知道,人道确实黯淡无光,可仙道也没好到哪去,仍旧有清规戒律。人们总以为做了神仙就可以逍遥快活,但那也只是你以为,其实不过是从一座小监狱跳到一个更大的监狱。

十一

这次我意气风发地回到狮驼岭,再也不怕了,想我一身高强本领,以后可是要名扬四海的英雄,这破地方的妖怪根本不能降得住我。接下来,我的脑海里又脑补出小花再见到我的崇拜模样,于是更狂了,脚下不禁飘了起来。索性都不是用走的,干脆御剑飞行,先回家看一眼,先确定老叔的安危,然后旧账一起算。

回到家,我发现屋子是空的,一个人也没有,而周围的青壮年也都不见了。

我拉了一个路人,连忙问道,"这里人都哪去了,怎么都不见男丁的影子?"

然而路人接下来的话,着实震惊了我。

自从我离开之后,老叔与这三个妖怪在山上开发金矿的生意,可后来老二白象太过猥琐在了解了整个资本链条留下来的码洋之后,抢了我老叔联系的猎头商行,把中间人老叔踢出局了。老叔为了止损,便及时撤了出来,没有再继续和这帮混蛋做生意。白象深知开矿是个累活,他圈了整个山上的青年男丁到山里干累活,出卖劳动力。然后狮子王把整座山的好看家眷圈养起来,变成了他自己的后宫。可即便把大伙都给惹怒了,这帮小妖怪也不敢说话,毕竟人家手里有法宝,打也打不过,又舍不得自己这条命,只好忍气吞声。

说实话,我听到这段,突然意识到,这坐匪要比流寇可怕多了。

我又急着问道:"那小花呢?"

路人看了我一眼,"做了狮子王的大老婆,狮驼岭的后宫之主。"

就在我潜意识里为小花开脱找理由的时候,那人又补充,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说道,"小花没被要挟,她是自愿的。"

事实是这样的,小花一开始藏在竹林并未被发觉,可当她有一日在人群里看到化作人形的狮子王时,小花突然觉得这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不但法力高强,而且身体好,十分符合她心目中孙悟空的形象。而那时正在修道的我,在她的心目中地位从一线到二线一直到十八线,然后到彻底消失。

或许,我从一开始就错了。小花喜欢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独立的个体,而是一种象征着力量的载体,可我现在悟出这个道理,却付出了小半生的代价。

"阿混啊,你不知道,当初狮子王带走小花的时候,什么都没送,只是风骚地打了个指响儿。"路人又给我补了一刀。

我手里的星光剑破鞘而出,吓得路人坐到了地上,我双脚踩着师傅赠我的宝剑,一路杀往狮驼洞。我必须承认这愤怒的其中肯定有报复的成分,但我学了这么多本领,决不能容许这帮妖孽在这里作祟。即是为了苍生,更是为了尊严。

十二

就在今天,我一人一剑,大开杀戒,动用师傅教我的招数一路杀到狮驼岭。终于狮驼岭三王走了出来,眉头紧锁,他们一同扑上来,我们大战了三天三夜,最后我们几个筋疲力尽地倒在地上,大口喘气,无力再战了。

这个时候,从狮驼洞里走出来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表情困乏,一看就是熬夜了。她抱着阴阳瓶,然后把瓶子递给了狮子王。那是我熟悉的女人,是小花,我很确认,小花认出了我,却没有和我说一句话。

我只是听到冰冷冷的一句话,"老公,收了他吧,他不死后山的矿工可要罢工了。"

我当时躺在地上尽力背过头,尽量不让小花看见我的表情,我得承认,这场战斗我彻底输了,而且输得很彻底。

戏剧性的在于,狮子王没有动用法宝,他突然十分欣赏这个与他们三个大战三天的我。狮子王是个枭雄,固然欣赏有本事的英雄,有意拉我入伙。而那时的我觉得自己跟狗熊没什么区别,我只想默默逃开,因为我受不了这些人热辣辣的目光。

那天,我一点内力也不剩了,多亏星光剑有灵性把我带走,不至于让我丢脸到爬着离开。

我根本不明白,一个人怎么能在三年内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上一秒还你侬我侬生死相依,下一秒就可以置你于死地,付出了这么多,竟然还不如我身旁的一把剑来的靠谱。我当时心灰意冷,这种折磨真的比死还要难受,这可能就是胖师傅当年对我说的"执念"二字吧。我突然明白了当年他带我去妓院的用意,也许他早就看透了小花的本质。

无所谓了,反正这是狮驼岭的最后一夜,过了今夜,我要离开这个地方。

第二天早上,我运功疗伤感觉差不多,正往岭外走就听到了一件令我振奋的消息:唐僧四人马上要到狮驼岭了。

我一听孙悟空要来,心中有团火又燃起了,这次和爱情无关,这是我的梦想,一个和儿时息息相关的梦想。

不过听那些小妖怪说,三个大王不让任何人接触唐僧四人,原因并没有说,就是告诉所有人,见到这四个人一定要躲着走,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好日子也到头了。

我心里窃喜,没想到像你们这样的恶妖也有害怕的时候。

我再次御剑冲回洞里,三个大王吓了一跳,刚要拿起阴阳瓶收我。

我连忙说,"别别别,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应该和你们混。"

三位大王喜出望外,连忙让小弟倒了一碗酒,还准备让我做四大王。我连忙回绝了,我说自己刚来与兄弟们还有芥蒂,还是先从基层做起,这样能让大家心里舒服点。我一说完三个妖怪都赞服我的高风亮节,于是他们给了我一个巡山"小钻风"的职务,统领巡山部队,还兼任团练教头。于是,一碗酒下肚,我就理所应当的成为他们的人了。

然而一个计划在我的心里盘算着,渐渐成熟。

从那以后,我每天都会一个人巡山,挨个地方查看,等待唐僧四人的到来。终于过了一个月之后,我在岭外的山脚下,发现了一个人骑着白马,迎面过来一个猴子,那正是唐僧四人。

我化作人形走上前去,见到自己的偶像激动地流出了眼泪,跑到他的跟前。

孙悟空有火眼金睛看出我是妖怪,一下子就把我打翻在地,唐僧连忙拦住,我才幸亏没事。

我于是向孙悟空讲了狮驼岭的来龙去脉,又说出了我自己的身世以及菩提祖师。晚上,他们没有着急赶路,孙悟空见到我这个师弟十分激动,连忙拉我喝酒,酒过三巡,我喝着喝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又喝了,说了很多话,跟猴哥讲了很多心事。

猴哥拍拍我的背,安慰我,"都过去了,明日我替你去灭了那妖精。"

我跟猴哥讲出了狮子王躲他的计划,又说出自己卧底的情况。

猴哥踌躇了一下对我说,"说实话,这狮驼岭太过崎岖难走,我虽然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但这里藏着的山洞太难找了,你明日和我一起去,咱们杀他个片甲不留。"

我泛着泪光,这一刻我等了十几年了。

十三

第二天,我终于和自己的偶像孙悟空站在一起。

按照原本的计划,我幻化成为妖形,走上前去引妖怪出来。

就当我喊出那句"大王叫我来巡山"的时候,只能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一棒,我瞬间倒了下去,视线的最后是孙悟空那张抱歉的面容。

我错愕地望着他,用最后的力气问,"这到底是为什么?"

孙悟空甩了一下自己的金箍棒,"师弟对不起,狮驼岭除了三个大王能活,其他沾关系的妖怪都必须死在我的棒下。那三个妖怪我听土地公说,都是仙家的坐骑,我顶多替你打他们一顿,却不能杀。其他没背景的小妖,玉帝的旨意是剔除掉,防止他们为祸人间。我们这取经说的好听是九九八十一难,但其实都是按照那天道的剧本来的,毕竟要给凡人做做样子,维护一下玉帝与佛祖的颜面。这帮妖怪之所以躲着我,其实他们对这事也是心照不宣,毕竟谁也不想为这八十一难凑数。"

其实此时我特想骂人,却没有力气。

"师弟,真的对不起,你法力高强就算我今日不杀你,改日也会有天兵来收你把你弄死,这种事儿我五百年前就已经经历过了。"孙悟空蹲下来,一脸惭愧。

我留出了不甘的泪水,"可我为什么成为不了你,你犯了那么多的错,最后不也踏上这条救赎之路了么?"

孙悟空听见我说完这句话,竟也哭了,然后笑得十分扭曲,"什么他妈的救赎之路,那都是神佛骗你们这帮傻子的,他们为了教化凡人于是选了唐僧这么个典型,搞了西天取经这么一场戏,谁不知道唐僧最后根本死不了。

而我孙悟空,他们只不过恰巧缺了我这么一个臭打工的,所以就把我拉上来然后走上了这么一条路,毕竟五百年前我失败了。在这被安排好的剧本里,只有我们四个人,说实话,这一路上有多少像你这样的好妖精想要加入我们取经队伍,可我却一一杀了他们,破灭了他们的梦想。我知道梦想被别人捏在手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因为我的梦想也被如来佛祖捏碎过。"

听完孙悟空说完这些话,那一刻,我突然想起老叔对我说的:"复杂的世界里,孙悟空只需一个就够了。"

而我这时才明白胖师傅口中的凶多吉少其实指的是这件事,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他一听唐僧四人要来的时候就连忙离开了狮驼岭,此生再不回去。而菩提祖师让我走修仙之途,也恰巧是可以改变我命数的契机。只是因为我的执念纷纷错过去了,最后卷进这仙道阴谋之中,丢了性命。我以为自己可以凭借着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最后还是被天道抛弃,成为了孙悟空棒下其中一个不起眼的妖精。

我的呼吸渐渐弱了,我望见孙悟空拿着金箍棒冲上前去与那些妖怪血战,威风凛凛,我多么希望他的身旁能有我的身影,但这一切都已经不可能了。

如果有来世,我再也不想做顶天立地的英雄了,因为我终于临死前才知道,这英雄背后的代价是用白骨堆起来的。如果可以让我选择,我只想做个凡人,找一个普通的小姑娘过着平凡的日子,再也不用操心什么天下事,更不用让自己成为"小钻风".

如果有如果,那但愿吧,毕竟周围的妖怪已经死的差不多,而我真的已经没有力气继续说话了。

水浒英雄破解版

万象物语无限金币版

魔灵先锋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