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门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年轻时装设计师品牌出道可以有几种姿势

发布时间:2021-05-16 01:00:38 阅读: 来源:门铃厂家

昨天,LVMH青年设计师大奖赛(LVMH Prize)公布获奖者名单,Marques’ Almeida的设计师Marta Marques和Paulo Almeida获得冠军。他们将获得30万欧元的奖金,以及由路易威登集团高管负责的为期一年的培训。获得特别奖的设计师Jacquemmus,则会获得15万欧元奖金和一年培训。此外还有三位毕业生奖,奖金为1万欧元,能够在集团旗下品牌的设计部门工作学习一年。

虽然LVMHPrize才举办第三年,但因为集团的实力——看看陪审团成员名单:Karl Lagerfeld,Marc Jacobs,Nicolas Ghesquière,Raf Simons,Phoebe Philo,Riccardo Tisci,Jonathan Anderson,Kenzo的创意总监Humberto Leon及Carol Lim——新锐设计师们蜂拥而至,无论是否获得最后的大奖,只要能够入围,就能获得很好的曝光力度。

去年的LVMH比赛中,唯一的华裔入围者为李阳。他曾在Raf Simons的工作室实习,今年比利时时尚基金CLCCS.A已投资收购设计师李阳少量股权。通过LVMH设计师大奖赛,李阳开始在国际上展露锋芒,目前的售卖渠道包括Joyce、Dover Street Market、Selfridges、Maxfield等著名买手精品店及百货公司。

“即便只是和其他设计师的相互切磋,陪审团的评判指导,也能获得更多的国际视角。”中国独立设计师上官喆曾这样告诉记者,他是今年LVMH Prize半决赛的入围者之一。

不过比赛并非谁都能参加,竞争青年设计师奖的申请者,要求已经设计生产至少两个系列的作品,且年龄小于40岁;而角逐毕业生奖项的则必须为当年时装学校的应届生。

除了LVMHPrize,国际上比较有影响里的时装界赛事还有国际羊毛标志大奖、CFDA/Vogue时尚基金、Chanel作为赞助商的Andam大奖赛、Fashion Fringe青年设计师选拔赛,以及华人设计师Ximon Lee(也是LVMHPrize半决赛的入围者之一)刚刚获得冠军的2015H&M设计奖。不同的比赛都有不同的准入门槛和评判标准,对获奖者也有不同的扶持。

中国设计师吴季刚就因获得2008年CFDA最佳新人奖而为人所知,后为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设计2009年总统就职典礼的礼服而声名大噪。

中国知名买手店“栋梁”的创始人Tasha认为:“对于年轻的独立设计师而言,作品本身是核心竞争力,媒体、比赛的曝光是建立在其基础的。”确实,LVMH半决赛中入围的26位设计师,在参赛之前就已经拥有成熟的产品线,也或多或少已经在国际四大时装周上露过面。

买手店“栋梁”本身也在做着扶持新锐设计师的工作。Tasha告诉记者,她们每个星期都会收到许多刚从时装院校毕业的设计师的自荐信。

“通过我们经验的判断,筛选出比较优秀的设计师,每年大概会有一到两位,我们会全力以赴为其推广,包括找到办秀的赞助商,为其做整个系列的呈现并做公关推广,给到其设计、陈列、价格上的建议,面料商、加工厂等资源的共享,当然也会在栋梁店铺中出售。”Tasha说,“没有毕业的学生,我们也一直有保持联系,甚至会登门拜访,只要他(她)的作品足够优秀。”近期,“栋梁”携八个独立设计师品牌去了洛杉矶,以pop-upstore的形式来积累针对中国设计的市场经验。

通过“栋梁”这样的买手店,自然也是一种途径。而大牌设计师们则常常建议毕业生不要急于创立自己的工作室,而是先去已经成熟的商业品牌或设计师工作室历练几年。川久保玲的COMMEdes GAR&'199;ONS则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一个。

川久保玲作为颇有名气的时装设计师,却没有画过一张设计草图,也不会打版。她搜罗了一些名校毕业的助手们,为其提供概念或主题来发挥,之后经过她的筛选和提炼,得到最后的作品。这样的方式培育出了优秀独立的青年设计师们,她们已经拥有了自己的设计品牌——最近和NikeLab合作的ChitoseAbe就是其中一位,她曾在COMMEdesGAR&'199;ONS担任剪裁师一职。渡边淳弥JunyaWatanabe、栗原大Tao Kurihara、高桥盾Jun Takahashi、二宫启KeiNinomiya、丸龙文人Fumito Ganryu等日本年轻一代的设计师也都出自COMMEdesGAR&'199;ONS。

除了COMMEdesGAR&'199;ONS,只要能够进入大牌工作室获得实习机会,都会对其有所裨益。Alexander Wang在大学期间就在Marc Jacobs手下实习,并推出了自己第一个服装系列,后为Vogue主编AnnaWintour赏识而提携。Masha Ma也曾在Alexander McQueen担任设计助理,后被选入参加伦敦时装周的圣马丁毕业秀,大获好评并获得了一系列订单。

当然,参加时装周也是一个增加曝光度的好选择,前提是设计师本身已经拥有相当完善的系列,成熟的商业运作,生产能力也能得到保证,以及有足够的资金。我们在上海时装周期间已经有所报道:参加时装周需要花费多少钱,我们为设计师们算了一笔帐。某品牌负责人透露,包括需要交给主办方的费用(6万至12万,根据需要的场地和服务等项目来调整),外加样衣、模特、秀导、公关等项目,虽说丰俭由人,但所有费用加起来不会低于30万元。

不过谈及办秀的作用有多大,什么时候应该办秀等问题,国内知名买手店“薄荷糯米葱”的曾思禹曾告诉记者:“只有在设计师找准自己的定位,安排好生产等环节,办秀才显得有意义。否则,第一次办秀大家看到的你是一棵白菜,下一次看到就成了萝卜,再下次又变成青菜了,业界就会觉得设计师过于善变,并没有真正准备好。供应链有问题的话,即便是因为办秀得到了高曝光率,但后续买手下单却生产不出来,也是没有实际意义的。”

参加时装周的门槛或许很高,但是参加时装周期间的showroom成本则相对低很多。在showroom中同样能够接触了大量的业界人士,尤其是对品牌的商业化成长颇有帮助的买手和专业媒体评论人们。对于showroom如何运作,我们也曾有过详细的报道。

最后,还有一个途径就是通过时尚电视节目,天桥骄子和全美模特大赛是其中的典型。因后者是针对模特选拔,在此不再赘述。前者的节目流程为,选出十余位设计师参加真人秀节目,通过使用非传统衣质材料制作服装、为特定人物设计衣服、制作专门主题的服装,或者为成衣公司做产品设计等环节,最后决逐出一位冠军,能够获得10万美元的奖金,时尚杂志专访,以及时装公司的合约等(每一季的奖项设置都会有所变动)。那些昔日冠军大多都已经推出了自己的产品线,并开设了精品店。就此而言,天桥骄子也算是功德圆满。

不过天桥骄子目前的收视率已从原本的500万下降到200万,全美超模大赛也从第一季的600万下降到100万。不多久前,外媒racked还有报道称国外时尚真人秀节目日渐衰颓的趋势。看来,这条偏娱乐化的路径已经不再实用,还是试一试别的吧,比如从实习助理开始。

成都那个男科好

南京子宫炎医院

艾玛妇产医生讲解引发乳腺炎原因有什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