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门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别无长物惟书墨专访书法家爱新觉罗毓骏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9:05:15 阅读: 来源:门铃厂家

爱新觉罗•毓骏,生于20世纪40年代,隶镶黄旗,清皇太极第七子常舒之后,满族书法家,曾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附属小学任教,著名特级教师。

手中把玩着一对文玩核桃,手腕上带着一串橄榄核,着一件深褐色中式上衣,虽然满头白发,但是精神矍铄,这就是满族书法家毓骏老先生。他自嘲自己是一个天资愚钝又忘性大的老汉,自己的书法作品不过是胡涂乱抹。除了书法写作之外,毓老先生对文玩杂项等颇为喜爱,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爱玩儿。

毓骏老先生年近七旬,自幼受家庭熏陶跟随父亲学习书法。幼时最初用父亲写的字号开始识字,再到临帖、练习。毓老说,写的好的时候父亲就会夸上两句,写的不好,手上就免不了挨上几下打,之后还要继续临摹练习。等到慢慢长大了,自己喜欢上了书法写作,只要是有机会、有时间毓老就会写上几笔。说起以前的日子,毓老回忆道,“最艰苦的时候,没什么条件,就把报纸折成小方块,一点一点的写。”无论什么时候,毓老也没有放弃过练习书法。所以,有的时候书法家对笔墨纸砚的要求会很高,但是毓老说,“我不会刻意的要求,有条件的时候,就用好一点,没条件的时候就稍微差一点。能讲究就讲究,不能讲究就将就,主要是喜欢,写的时候心情一定要好。”

就这样,一坚持就是几十年。6年前,毓骏老先生从教师岗位上退休之后,仍然难以得闲,但是形成了一种书空的习惯,只要稍微一得空,想起某个字,手就跟着动了起来,就会在心里默想字形、结构,哪些地方要避让,哪些地方要穿插。更有甚的是,有时候吃着饭,手里拿着的筷子就变成了毛笔,不由自主的跟着画了起来。又想着想着有一点突破,便赶紧跑到书房写了下来。聊着聊着,毓骏老先生笑道,“北京土话管这种叫魔怔,实际上就是入迷。”

与许多书法家不同,毓骏老先生没有拜过专门的师傅,书法写作完全来自于家学。这也给了他更多自己领悟的空间,毓骏老先生认真地说,“书法就是要先有法有德,此后才能有好的书写。书法家是大家谬赞,书法好的人很多,我只是爱好喜欢,玩儿嘛,就跟我喜欢核桃、手串都是一样的。”

说到兴起之处,童心未泯的他从手腕摘下一个橄榄核手串,包浆温润、光泽细腻。毓老先生说,他到哪儿都带着核桃、橄榄核等这些小玩儿意,接着他说道,“其实橄榄核的手串并不贵,品相也一般,可是我喜欢这些,就去盘玩,大概有三年的时间,现在包浆就很漂亮了。有人说要出钱买,我就说还是留给我自己玩儿吧。”“其实,这些和书法一样,只要我喜欢,我就愿意去练习、思考。”

如今,毓骏老先生有两本书出版,一本是书法作品集,另一本是诗词集。两本书都取名《敝帚集》。他谦虚的说,“我的学历很低,与大师们相比,没什么成就。承蒙大家厚爱,虽我才疏学浅,但敝帚自珍,总愿意把属于自己的一点东西留下,才取名敝帚集。”

其实,毓骏老先生的书法和学问都很了得。当年还在学校任教的毓骏老先生,曾经因为学生的一个问题,而整整翻阅了一周的资料,包括《说文解字》等等,并最终通过对相关甲骨文的考证解决了学生的问题。而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我国首批特级教师、当代著名教育家、曾被周恩来总理成为“国宝”的霍懋征老师在去日本交流时,就是请当时的毓骏老师写了几幅书法,作为礼物带到日本。

现在,毓老先生经常会参加一些笔会,与老友新朋们交流书法创作的心得和体会,然而,毓老先生却说,因为大部分的作品都送给了朋友们,家里面自己的书法作品并不多,其中一幅“梦中豪杰”也是自己十分喜欢的作品。他笑称,这幅作品颇有点故事,一次午睡时梦到自己无拘无束,俨然豪杰,梦醒后便挥笔写下了这四个字。

在交谈的过程中,每每说到自己热爱的书法、文玩杂项,毓老先生更是言语风趣,神采奕奕。用他的话来说,这些都是爱好,仅此而已。就如他将自己的书房取名“一品居”:一品居,吾之书房也,读书、写字、吃饭、会客、洗脚、睡觉都在此处,故名一品居,绝非官居一品之意也。

在这方寸天地间,忘却世俗的纷扰,挥毫泼墨、品茗赏玩,正像毓老在自己的诗词中写道的一样,“一品居中一老翁,半屋纸币半屋空,别无长物惟书墨,晋字唐诗伴笔耕。”

体检设备租赁图片

旋流过滤器批发

网络机柜

器材价格

相关阅读